卜/洋岳,云次方,林秦。中文是小学水平,请多包涵:)

【洋岳】软风 01

洋岳


非abo,有生子孕期描写,不喜误入:)




          


按岳明辉的话来说:感冒不可怕,消炎药两天就压下去了。可偏偏这次感冒来得不是时候,岳明辉肚子里揣的小崽子让他不得不放弃万能消炎药。李振洋眼看着岳明辉在一天内从开玩笑似的喊嗓子疼变成了擤鼻涕咳嗽着半死不活的样子,心里着急的不得了。


岳明辉爸妈在他小时候觉得小孩子不该多吃药,每次感冒就让他多喝水。在没有人知道北京冬天的大雾是霾的时候,岳明辉的感冒硬生生被熬成了慢性鼻炎和慢性咽炎。后来每个在北京过的冬天,岳明辉都离不开纸巾,鼻头被纸巾蹂躏地发红,甚至有些开裂。同学总是笑他红鼻头,可随和的岳明辉连跟着笑也会因为开裂的皮肤而疼的不行,一来二去还落了个开不起玩笑的标签。


李振洋头一次见岳明辉急速发展的病情他还刚进公司。初来乍到的李振洋还没来得及和这个只比他大两岁的海归硕士哥哥熟络起来就先变成了陪床的护工。在岳明辉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时候李振洋觉得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箱简直太有用了,一边心里嘚瑟着一边给岳明辉准备中药。可李振洋没料到的是,中药对这位从小到大消炎药当糖吃的病号什么作用也起不了。就在李振洋舌头都快打结的时候岳明辉终于给面子地喝了他冲的药,可就这么喝了三天以后李振洋发现岳明辉擤的鼻涕更多了。


岳明辉自己昏昏沉沉的,趁着身体难得有劲儿就开始翻李振洋的小药箱找消炎药。李振洋练习完回宿舍看到的就是他这几天照顾的病号穿着背心蹲在地上对着他药箱的景象。这人好奇怪,李振洋心想。


岳明辉翻了一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消炎药,一抬头发现李振洋在同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我的好哥哥啊你好歹也是个病号赶紧回被窝里吧。”李振洋的眼神离不开岳明辉露着的胳膊和一大块白花花的胸脯。


“......”你有消炎药吗,岳明辉想说。


可他没说出来,嗓子发炎的这几天他一句话也没说过,没想到自己居然失了声。


李振洋的表情更奇怪了。这人不是病糊涂了吧。


岳明辉可能也觉得自己这样很奇怪,本想找手机打字却想起来手机被公司没收了,赶紧找了纸和笔把想说的话写下来放到李振洋面前,李振洋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李振洋去开回来消炎药的第三天岳明辉就又活蹦乱跳了。自从这次生病以后岳明辉和李振洋的革命友谊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用岳明辉的话来讲,李振洋救了他一命,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可生死之交现在也救不了他,就算是李振洋真的往岳明辉嘴里塞消炎药岳明辉也会把药吐出来。岳明辉还记得他刚怀双双的时候他也是重感冒,因为还不知道双双的存在便直接吃了消炎药。后来感冒是好了,但岳明辉却因为抗生素的副作用永远的失去了一个孩子。


李振洋还不知道这件事,只当岳明辉反抗激烈是心系着孩子觉得药物会对孩子有影响,劝了两次就作罢了。其实原因他猜的对了一大半,只是岳明辉心里的那道疤太深,每每自己想起的时候都会失神好久,把故事再讲一遍对于岳明辉来说不亚于在原来的刀口上重新划开重新经历。更何况这个持刀的人还是在他孕期时缺席的另一个父亲。


松软的羽绒被让单薄的岳明辉近乎隐形。他的头陷在枕头里,皮肤就像是和白色的枕套融合在了一起,只能靠一头浓密的乌发来确认他的存在。


岳明辉的鼻子因为鼻炎堵了起来,让他只能用嘴呼吸。可他的嗓子也同样不好受。每当他吸气的时候,空气擦过喉咙就像无数只小蚂蚁在爬,又痒又疼,让他止不住地想要用咳嗽来缓解。一开始还管用,可时间长了以后岳明辉咳的越来越重,在一串剧烈的咳嗽后他竟然感受到了小腹传来的疼痛,不得不更加小心,尽量控制住想要咳嗽的冲动。


李振洋看得心疼,可自己偏偏又无法在家长时间的陪着岳明辉,只能打电话叫岳明辉的妈妈过来代他照顾他。


就在李振洋赶时间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岳明辉的妈妈终于摁响了门铃。


“妈,您一路辛苦了…”李振洋边说边接过岳明辉母亲的行李。岳母一心惦记着生病的儿子,随口应了李振洋一声便赶忙往主卧跑。


接过行李后,李振洋在后面关好了门也跟着过去,一到门口就听到岳明辉沙哑地喊了一声妈。岳母赶忙叫他别再说话,掖了掖被角让他睡一觉,她和李振洋先说说话。岳明辉像是怕岳母为难李振洋似的又皱着眉轻拽了一下岳母的手,但岳母只说了句放心吧便把他的手放回了被窝里。


听到岳母的话,李振洋便转身去了客厅。经纪人催他下楼短信一条一条的发过来,李振洋心烦地直接关了机。


床头的灯光把岳明辉的脸照的格外柔和。岳母看着岳明辉因为早孕反应而消瘦的脸,心疼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妈,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小辉。”李振洋又怕吵到里屋睡觉的岳明辉,又怕大声说话冲撞了岳母。


“也不怪你,小辉从小身子骨就不太好,生双双的时候又伤了身体。这段时间有我在你就先专心工作。我这次来的事还没告诉他爸。”


李振洋心里清楚他不该抛下病着的岳明辉,可这次的秀他是设计师早就钦定的开闭,又是国际时装周,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临时推脱。


“接下来几个月的工作就少安排吧。” 这一句话便让李振洋摸透了岳母的态度。他心知理亏,却也没有时间再浪费。


“知道了,妈。我先走了,小辉就拜托您了。”


卧室的灯光在岳母出来的时候被关上了。李振洋借着走廊的灯光蹲在床边亲了亲岳明辉的额头。


“小辉,我得走了。记得听妈妈的话好好养身体。”


岳明辉在李振洋面前再也不用逞能,他的嗓子早已像是被火烧一般疼地说不出话。他轻点了头,动了动嘴。


我等你。


李振洋眼睛有些湿润,俯下身去在岳明辉的唇上轻吻。


岳明辉有些抗拒地把头转到了一边。


“传染。”他又无声地说道。


“没事,我不怕。”



           

中文可能就初中水平,语法语句可能都不太通顺,请原谅:)

还在努力找回用中文写东西的感觉。

欢迎给反馈<3

评论 ( 2 )
热度 ( 108 )

© 晚山蝉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