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洋岳,云次方,林秦。中文是小学水平,请多包涵:)

【洋岳】软风 02

洋岳


现实向

非abo,有生子孕期描写,不喜误入:)


本文性质为温馨小日常(误)


1


                          



时装周的工作一进行就是一个月,李振洋忙的只能在晚上回酒店的时候和岳明辉说上一句两句。一开始岳明辉还兴致勃勃地和李振洋讨论小家伙的B超照片和双双在李振洋爸妈家新学会唐诗,可有几次他看着李振洋满脸的疲倦便也不忍心继续拉着他聊天。最初的长篇大论到李振洋快回国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模式化的报平安。李振洋摸不透岳明辉的好意。


他好久都没看到岳明辉开怀地笑了。


挂掉电话,李振洋总会想起在他们还未出道时岳明辉调皮耍宝的模样,但好像怎么也不能和眼前人联系起来。他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这三年里岳明辉经历了什么,却也不敢问。这件事让他磨去了所有的棱角变成了一个如此平和又小心翼翼的人,他能做的也只有再次把真心捧出,不去触碰对方心底的疤。


厨房里铁勺和锅发出的声音闹的岳明辉头疼,忍不住放下挖西瓜的勺子把面前的电视音量又调大了许多。


纵然高档公寓的隔音好也挡不住两种噪音的强力冲击。李振洋一出电梯就隐约感受到了这声音,心里还在嘀咕回了家就要去投诉这一户,可等他开了门才发现噪音的源头就是他自己家。


一进门在厨房做饭的岳母就发现了李振洋冲他摆了摆手,李振洋回了一个微笑后轻手轻脚地将行李放在了门边。他看着岳明辉耷拉下来的脑袋和半开半合的眼皮显然是没有注意到他,忍不住想要去捉弄一番。


李振洋伸手从岳明辉的两侧绕过去碰到了西瓜。在西瓜离开肚子的一瞬间岳明辉就醒了,李振洋还没来得及反应西瓜就被岳明辉在怀里死死地抱着。似乎是确认了西瓜不会再被夺走,岳明辉才想起来扭头看看作案凶手,一回头便对上了李振洋笑盈盈的脸。


岳明辉气不打一出来,瞬间炸了锅。


“李振洋你有病没病,一回来就抢我西瓜。”还吓我一跳。


李振洋似乎是习惯了岳明辉这个孕期阴晴不定的脾气,绕过沙发好声好气地安慰着岳明辉。

“是是是,对不起小辉,都是我的错。”脸上的笑意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浓。


“你说你错哪了。”岳明辉不想跟他开玩笑。


“我不该抢你西瓜,我保证我再也不会了。”李振洋瞬间收起笑容,竖起两个手指向他发誓。他看到岳明辉的表情松动了一些,又恢复了调皮捣蛋的样子,直接把头往岳明辉的肚子上靠。


“来来来让我看看,我们小辉身上的这颗小西瓜长得怎么样啦。”


岳明辉听到这话一下子没绷住,笑骂着他说谁身上有西瓜。


怀孕刚刚两个多月,胎儿才有一个小葡萄那么大。岳明辉本就瘦的不行,感冒发烧了那么久又掉了好几斤,李振洋的手只摸到了凹陷的腹腔。


他心疼地把人圈在了怀里。岳明辉和李振洋不同,李振洋从小瘦到大,岳明辉却是进了公司后减肥减下来的,还要控制饮食避免复胖。李振洋之前怕岳明辉饿着,还经常偷偷往他的包里塞零食。他这么努力想要喂胖的人儿,就这样被肚子里这个丁点儿大的小家伙折磨地瘦了脱型。


“现在孕吐怎么样了。”李振洋问。


“还成吧,东西渐渐能吃一点儿了,吐的次数也没之前那么多。”


“我听妈说你现在只有喝粥才不吐?”


“是啊,但还是不能吃肉,一闻肉腥味儿就跑厕所。”


李振洋心里盘算着自己在家的几个星期给岳明辉好好补一补。他的厨艺全都是在岳明辉这里练出来的。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顶天立地大洋哥在追妻路上把自己训练成了精通各个门派的大厨。李振洋姐姐看着自己弟弟满腔热忱,换了法子地跟李振洋点高难度的菜。


不过通往成功的路上总是沉重的。毕竟李振洋不是神仙,好多菜做了七八遍才像个样子。那些没有出现在姐姐和岳明辉餐桌上的菜统统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以至于那段时间还有新闻通稿说李振洋接不到工作暴饮暴食日渐肥胖。


去你的接不到戏暴饮暴食,顶天立地大洋哥暗自腹诽。胖几斤怎么了,这可是幸福的代价。


李振洋回来的一个星期内岳母就住回了自己家。本来还打算多住一会,可岳明辉以打扰二人世界的理由把他妈打发走了,美其名曰为还没出生的祖国花朵塑造良好的家庭氛围,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


其实他是听不下去他妈不停的唠叨了。


没了岳母的日子一下子清闲了很多。李振洋每天早上起来给岳明辉做早饭,做完了再端到床边把他叫起来享用。岳明辉日子过的悠然自得,身心舒畅连孕吐都好了很多。


这天李振洋照常早起给岳明辉做早餐,一推开门进卧室发现岳明辉早早的起来了,皱着眉头半躺着不知道在看什么。


李振洋走近了一看,女儿的照片占满了整个屏幕。之前岳明辉一查出怀孕就生了病,家里一团糟也没有人能照顾双双,想着女儿的前三年李振洋的爸妈都没有参与,便把她临时送到了菏泽爷爷奶奶家。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双双喜欢极了李振洋的爸妈还有大她三四岁的表哥。有宠她的爷爷奶奶,陪她玩的表哥,还有手机里每天都可以见到的爸爸,双双每天都开心的不得了。


虽然每天岳明辉都每天和女儿视频,可毕竟和真真切切的在眼前不一样。双双出生后这三年还没有和他分开过这么长时间,突然每天睡前亲不到女儿带着奶香的小脸总有些失落,双双又完全没有想家的念头,岳明辉觉得他好像再也抓不住她了。


李振洋看在眼里,也明白了岳明辉这几日情绪低落的原因。吃完早饭,他赶紧联系在菏泽的姐姐说岳明辉想孩子了,让姐姐尽快把双双带回北京来。


自从知道了双双要回北京的消息,岳明辉似乎食欲也好了。他担心孩子回来被他苍白的脸色吓到,甚至在去机场接双双的时候往脸上上了一点腮红。


岳明辉在去机场的一路上都隐隐不安。双双还不知道她即将要当姐姐了。岳明辉不敢猜双双对于家里即将到来的新成员的态度,怕她知道了以后觉得是因为有小宝宝才冷落了她,把她送去了爷爷奶奶家。


李振洋似乎是猜到了岳明辉的想法,腾出一只开车的手覆在了岳明辉的腿上让他安心。


他们早早的就在VIP通道尽头等待了。李振洋怕姐姐带着两个小不点被曝光,给他们买了VIP通道。因为要看孩子李振洋的姐姐没办法时刻跟李振洋微信联系,两人只能向望夫石一样等着他们出来。


岳明辉老远就听到了双双笑起来的声音,他有些兴奋地看向李振洋。就在岳明辉发现双双的同时小姑娘也看到了爸爸,抑制不住开心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岳明辉冲来。


李振洋看得心惊,在双双碰到岳明辉之前一把把人捞了起来,“小爸现在身体不好,可不能这么使劲的冲到他身上哦。”


小姑娘瘪了瘪嘴,马上又转身对岳明辉笑着喊小爸我好想你。


岳明辉接过她的时候小姑娘早就忘了刚才被李振洋截胡的事,从兜里掏出一块从菏泽带来的玉米糖。


李振洋在旁边和姐姐打招呼。姐姐看着双双掏出糖的动作直笑着跟李振洋夸双双懂事。这糖是爷爷奶奶在双双临走前给买的,她咬了一口就爱上了,又拿包装纸包好非要把那块糖带回北京给小爸吃。二老劝过说要给她再买一点,可双双偏要把这第一块分给岳明辉。


“双双,只有小爸有,大爸就没有吗?”李振洋想逗一逗小姑娘。


果然,李振洋的话一出双双的小脸就皱巴了起来。他只留了一小块想要给小爸,却忘了大爸的存在。小姑娘急的快哭了,岳明辉看这个架势赶忙将糖纸拨开把软糖分成了两半,把一半给了李振洋。


“这样不就好了嘛,双双不哭。”


“这糖真的很好吃呢,谢谢双双呀。大爸和小爸都很喜欢你给我们的礼物,我们也有一个礼物给你哦。”李振洋一只手接过了小姑娘,抱着她车位走。


一听到有礼物,双双的眼泪立马憋了回去,睁大眼睛追问着是什么。


上了车,岳明辉和两个小孩儿坐在后座。


“双双,还记得你之前问小爸你是从哪里来的吗?”小姑娘点点头。


“双双是从小爸肚子里出来的哦。双双一开始就是一颗小葡萄,后来在爸爸的肚子里慢慢长大,变成了小双双。双双觉得自己足够强大,就从小爸的肚子里出来,自己努力长大了呢。”


小姑娘显然没有被岳明辉的回答所满足。虽然之前一直很好奇她自己是怎么来的,可现在有一个礼物摆在她面前没有解开神秘的面纱,这个问题对她也没有吸引力了。


“所以礼物是什么呀小爸!”


“小爸的肚子里现在又有一颗小葡萄了哦。等小葡萄长大,双双就要做姐姐啦。”岳明辉虽然是温柔的笑着,可心里还是担心双双的反应。


双双一听到自己要当姐姐了,开心的差点从儿童座椅上跳出来。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像哥哥带我玩我一样带妹妹玩啦!”岳明辉笑着点点头,又说还不一定是妹妹呢。


小姑娘已经开心地不能再开心了,回家的一路都在和岳明辉说她要带着妹妹去玩好多好玩的还要把她的糖分给妹妹吃。


看着双双的反应,岳明辉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李振洋透过后视镜冲着岳明辉笑了笑,一脸得意地仿佛在告诉岳明辉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岳明辉懒得理他,转头看向了女儿。


双双还在兴奋的手舞足蹈,岳明辉摸了摸还未显怀的肚子。


什么坎都会过去,什么痛苦都会被忘记。


享受当下吧,趁他还可以,岳明辉想。


          


           即将变成孕期日常,                非常想加故事线可又不知道怎么把以前的一大段故事写出来。    

评论
热度 ( 61 )

© 晚山蝉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