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老人

暗香(12)-【伪装者/北平无战事】ABO

一个大写的污:

没什么可说的,这章算不算过渡章,这几天心情有些郁闷,所以状态不太好,这章写的一般般了。


不过还是求评论啦。




明楼看着明镜,明镜的话在他耳边炸开,弄得他竟然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原本以为你们两个多接触接触能解开心结,可现在看来……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就可以完成的。”明镜叹气道,“你还好说,但孟韦就不行了,等耽搁几年,人家就不好找了。”


明楼不言语,明镜也于心不忍,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明镜突然问道:“明楼,你回上海后,对着汪曼春,你有几分真心?”


明楼错愕,“大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


“我并不是在责备你,也不是讽刺,只是想和你谈谈。”明镜再次叹气,“我这几天也是在反省,扪心自问,我对明台关心的太多,反倒忽视了你。”


“大姐,当年你也没做错什么。”明楼看向明镜,满是温柔和尊重,“明台那性子跳脱,本就需要人多照看。”


“不说他了,我们说你。”明镜道,“我觉得你从法国回上海后,对汪曼春最最少也存了三分真心吧。”她见明楼不语,继续说道:“汪曼春也不是傻子,你若一门心思只是骗她,她又如何能沦陷。”明镜突然有些难过,“你这种工作,想要骗过别人,就先要骗过自己,为了让别人相信,就必须造一个宛如现实的梦境,梦破碎了,人却未必能清醒,明楼,这些年,真是委屈你了。”


明楼有些动容,握住明镜的手,对明镜道:“大姐,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国家生死存亡之际,民族兴衰之时,明楼也不能置身事外。”


“明楼,你对汪曼春付出了那么几分真心就能哄的她死心塌地,那你当年对阿诚呢?”明镜突然发问。


“大姐……”明楼对明镜的问题无言以对。


“阿诚可比汪曼春聪明多了,你若不付出真心,未必能瞒得过他,你对他没有八九分,七八分也是有的吧,不然他能心甘情愿让你标记?”明镜道,“当年你对他都能付出那七八分的真心,现在就不行?”


明楼闭上眼睛,明镜看得出自己弟弟现下的痛苦,“大姐,阿诚已经没有了,孟韦,孟韦他,你也看到了,我对他的感情反而成了他的累赘。”


“明楼啊!”明镜突然有些生气,又有些好笑,“你一向是最清醒的,怎么现在就不明白了!”


“我……”


“什么孟韦,什么阿诚,还不就是个名字!”明镜着急道,“换个名儿就不是他了?那真可笑,那作恶的人杀了人换个名是不是就不用承担以前的罪行了,明诚换个名变成方孟韦就从共产党变成国民党了?”


明楼若有所思,明镜苦口婆心道:“明楼,阿诚也好,孟韦也好,名字换了,但人从来就没变过,咱做下那种事,又怎么能怨人家心冷,人家心冷了,你就丧气了,不管了?你明楼向来有的是办法,就不能想办法让人家回心转意?”说道这里明镜又没好气了,“你要是耍阴谋诡计那就算了,趁早别耽搁人家。”


“明楼不敢。”明楼连忙道,又说道,“明楼也不想,之前是明楼自己着相了。”


“你既然明白了,我也就不多说了,你想要人家的真心,那就先要把自己的真心拿出来。”明镜道,“虽说我不知道孟韦最后乐意不乐意,但你还这么梗着,肯定是没戏。”


 


明镜出门后,明楼还坐在沙发上,人有些恍惚,他慢慢回过神来,走上楼去,他与孟韦,一个伪装太多,一个藏心与壳中,拿花言巧语稳住孟韦的方法,一来对方也不傻,肯定看得透,二来明楼总觉亵渎了孟韦,所以近半个月来明楼都在耐心的等对方开口。真心还需真心换,明楼不是没这么想过,可真要换回阿诚的真心,就需要卸下伪装,面具戴久了,就要削皮拆骨,才能露出血淋淋的心来,再拿这颗心去磨那硬硬的壳,方能有几分胜算见到真心。明楼先前并非不懂,只是剖开自己总要有个过程,而今时今日,大姐才点明了,僵局总要有个人打破的。


 


明楼推开门的时候,方孟韦正要伸手去拿苹果,自己想要拿的果子却被明楼抢先了,“削皮再吃。”


方孟韦不解的看看明楼,对方却三下五除二的把苹果削好递过来了。


想不到连饭都做不会的明家大少爷削苹果皮倒是一把好手,方孟韦接过苹果。


“大姐吃的苹果,都是我削的。”明楼看穿了方孟韦的想法,解释道,他俩五年前就心意互通,现在哪有看不懂的。


方孟韦不言语,专心吃苹果去了。


“17号几个外国大使携夫人在这边办了个舞会,还有几个局长主任的家属也要去,我让人给你定了套西装,下午就来,你试试看。”明楼说道,方孟韦抬头看了看他,知道要给自己派任务了,眼睛有些发亮。


“国民党现在是将全民进攻改为重点进攻了,先前窃取的那份情报,使得我军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74师,击毙师长张灵甫,士气大涨,虽说前不久延安被胡宗南暂时占领,但我党已经先一步转移,存人失地则人地皆存,此次我们的任务就是和那些大使,军官搞好关系,我还好,你的目标就要是那些家长里短的官太太了。”方孟韦笑笑,并不在意,明楼心里也明白,只要有任务,对方心是开心的。


“在看什么?”明楼看到孟伟手里拿了两个本子,上面歪歪扭扭的画着些画。


“奕奕……欣欣……画的,说是……怕我……在这里……寂寞。”方孟韦说到侄子侄女满脸的温柔。而明楼用两人都听不到的声音哼了一声,这两个孩子在孟韦回门那天,居然拿弹弓石子打自己的头,方欣指挥,方奕动手,这都是方孟敖教的好孩子,说什么明楼抢走了他们的叔叔,对比一下,自己家明业只不过拿弹弓打玻璃,而方家的孩子居然拿来打人,这么看自家孩子还是乖的。


明楼的心思,反过来方孟韦也看的出来,慢慢道:“两个孩子……平日里……很乖,你……和他们……熟了……就好了。”


明楼摸摸自己额头被打的地方,不置可否。


 


“你看什么呢?”程锦云疑惑道。


“你不觉得最近这一个月,大哥和孟韦哥之间的感觉不太一样了?”明台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俩的关系感觉比孟韦哥刚来那会儿好多了,看来他俩还是有戏的。”明台张望着,“我觉得再有一两个月就好了。”


“一两个月?我看悬。”程锦云头也不抬道。


“怎么说?”明台转回头,“你干嘛呢?”


“这不上次明业见了欣欣和奕奕,回家后天天吵着要再找哥哥姐姐玩,我和孝钰约好明天再带着孩子出去转转,我给三个孩子做点东西。”


“别提了,明业这小子自从见了那俩混世魔王以后,回家也天天拿着弹弓瞄准他大伯。”明台幸灾乐祸道,“不过毕竟不如方家那两个小孩子胆子大,也就只敢瞄准。”


“那我下次可要好好说说明业。”程锦云把手里裁剪的活儿放下,正色道。


“你刚才说大哥和孟韦哥悬,怎么回事儿啊?”明台上半身趴在桌上,看着锦云。


“大哥和孟韦哥,一个呢办事润物细无声,另一个就是打太极,你指望他俩能蜜里调油的过,没个三五年的潜移默化,那就不要指望了。”程锦云起身,“你说明业拿弹弓瞄准他大伯?明业呢?”


“没事儿,就那几天,我已经训过他了。”明台说的有点心虚,他前天还给儿子叫过好。


 


“你的这个搭档真不错,我记得你用人一要能干,二要缄默,这方孟韦同志是两点都符合啊。”明楼去外地公干出差,黎叔的上级接待的他,那人正好与明楼相识,青瓷与眼镜蛇结婚的报告就是他打上去的。


明楼笑了笑,没做声,心里却咬牙,真是自己种的苦果子自己吃,当年明诚在自己身边,虽说话也不是多到哪里去,但时不时的打趣一下自己也给整个阴暗的潜伏工作增添点乐趣。


“形象如何?”“真像汉奸。”明楼想了想以前,那对着自己肆无忌惮的明诚,心中颇有留恋,可现如今的阿诚,一来不方便说话,二来能说也没了说话的愿望,不过明楼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可以等,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他都可以。


身在北平的方孟韦此刻并不知道明楼的心意,Omega虽说稀少,但因为多为达官贵人所娶,北平的世家里每一两家至少能见到一个,不比平头百姓家里,二三十家中鲜有其一,他的工作就是在这些官太太打好关系,侧面打听消息,在这些达官贵人的后院里,他也见了好几个男性Omega,但他这种风格的,反突兀的很,身上没甚脂粉气,也寡言,可偏他这种类型的,引得那些官太太喜欢交际,想来自己是个好的“聆听者”吧。虽说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当年的大相径庭,甚至有些丢人,但自己毕竟是在家闷了五年多,有任务领就不错了,方孟韦也不挑剔。


 


陈科长前次并不是出差去上海,看样子是去了东北。方孟韦当晚对明楼写道:他的太太拿了些特产回来分,分明是东北的产物,哪里是江南的东西。


明楼看了,心下了然,两人又交流了一番,最后将传递信息的纸张付之一炬。


“嗓子如何了?”明楼关心道。


“还好……”明诚道,“慢慢说……不要紧。”


“北平的天气太干了,对嗓子不好,我这次出去正好带了点花蜜回来,你也润润嗓子。”明楼打开花蜜,放了一勺在孟韦喝的水里,给孟韦端了过去,孟韦喝了一口放下道:“明天,李太太……要办……什么茶会,可以……带点过去。”明楼点点头,“也撑不了几年了,近期就要组织反攻了。”他们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当前形式,直到门外明台提溜明业上床睡觉的声音响起,两人这才意识到该休息了。


“每天晚上这个点,倒也真准时。”明楼笑道,“方家那两个孩子也这样?”


“没这么……闹腾,嫂子……说一句,就……乖乖……去睡了。”方孟韦也觉得好玩。


明楼不再言语,若是阿诚的那个孩子还在,搞不好现在赶孩子回去睡觉的就是他,方孟韦看他一眼,两人各自休息不提。


明楼的心意,方孟韦不是不明白,明楼和自己不是喜欢逃避的人,但终究处事不是明台那种风风火火的性格,再加上非常时期,他俩都是以国家大义为先的人,平日里仍旧是工作谈的多,感情谈的少,经过当年76号那档子事儿,方孟韦心里留给谈情的精力就更少了,明楼给他的,他不拒绝也不迎合,他不回应,明楼就耐心等,两人一时间倒处于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孟韦这是怎么了?”明镜在家里眼睁睁的看着去参加茶会的方孟韦不一会儿就被人送了回来。


“哎哟,明董事长呀,这去了一会儿,才吃了两口茶点,这……这孟韦就吐了起来,看样子还有些头晕。”王站长的夫人亲自送方孟韦回来,人已四十多岁,但保养得好,看上去才三十左右,“我还喊了大夫,正好送回来看看。”


“哎呀,那赶紧的快让大夫过来瞧瞧啊!”明镜一听方孟韦生病了,也急忙上楼去瞧,明楼得到消息,也放下手头的工作,提前赶了回来,反而当事人方孟韦没什么表情,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当年似乎也是这种反应。


“用不着吃什么药。”大夫检查后说道。


“呕吐加头晕是怎么回事?”明楼着急说,“不吃药怎么能好?”跟着跑过来的程锦云听到了,突然眼前一亮,看向方孟韦。


“怀孕的人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反应。”大夫笑道,“这种我见得多了,可不能乱吃药,好好休息,注意下饮食就行了。”


“你说什么?怀孕?”明楼明镜听到大夫说的话,愣在当场,程锦云看看明镜,看看明楼,再看看方孟韦,心里真是又好笑又叹气,方孟韦心中却黯然叹了一口气。


“四个月了,你们这都不知道?”大夫有点摸不着头脑。


 


 


 



评论

热度(399)

  1. 一个人一个大写的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