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

老人

暗香(13)-【伪装者/北平无战事】ABO

一个大写的污:

可能是最近更新打字有些猛了,肩膀酸痛的很,一抬起来就不舒服,所以更新就缓了缓,另外灵气有点打磨了,所以文章也进入了瓶颈感觉,大家凑合的看吧,下一章可能两三天后更,另外下一章有哺乳情节,雷的请绕道,也有可能有肉渣哦,给个评论呗。








“怀孕了!”明镜先反应过来,大喜过望,转念突然想到什么,“四个月。”一瞬间就挎下了脸,孩子怎么来的不言而喻,明镜心中怒火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可又不能表露,她强撑着笑脸送走大夫和王太太,又柔声安慰了孟韦,嘱托弟媳妇锦云代为照顾,等一出卧室,就压低声音对明楼道:“你跟我来。”




明楼在听到孟韦怀孕的那一刻也是心中狂喜,可转念亦是想到这孩子就是在正月十五晚上种下的,原本可以作为调和剂出现的孩子,现在就像刺一样无时无刻提醒着他曾经犯下的错,对阿诚造成的伤,一瞬间犹如当头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锦云和我说,正月那会儿,你对孟韦用了强,是不是真的?”明镜在小祠堂里咬着牙问道。




“是!”明楼跪着道。




“你!”明镜指着明楼,却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气的拍着案桌,明楼沉默不语,明镜冷静下来后道:“四个月了,孩子也初步成型了,注定是要生下的,外面总归会有些风言风语,明家的脸面?”明镜笑了一声,“你做下这种事,孟韦心里该有多苦,脸面又值多少呢?”




“明楼对不起大姐。”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孟韦!”明镜纠正道,“回去吧,你出面孟韦说不准会烦,可你不在就更说不过去了。”




明楼摇摇晃晃的起身,一步一步的挨回了屋子,短短一层楼梯的距离,他走的很慢,他甚至能想象出他和孟韦之间好不容易维持好平衡的关系再次崩塌,推开门前,他闭着的双眼再次睁开,门开了,看到的是方孟韦倚坐在床头,安静的看着书,一切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两人皆不言语,和以前一样,但明楼却感觉到孟韦对他正在慢慢疏离,他走到床前,手抚上了方孟韦的肩,方孟韦抬头看他,两人就这么相看着持续了几分钟,最后方孟韦叹气,放下书道:“向上级……交代了么?”




明楼突然回过神来,“还没有。”他看到方孟韦苦笑,连忙又补了一句,“我会为你尽量争取。”




争取什么,明楼没说,方孟韦心里也清楚,他点点头,下了床准备出去。




“阿诚!”明楼见方孟韦要走,心中着急,不自觉喊了出来,方孟韦回头,“阿诚,我……”明楼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万千思绪堵在心头一点头绪也没有,孟韦低头沉默了些许,终究还是扭头走了,明楼在屋子里,挪回床边重重坐下,双手插进头发里,垂下了头。




 




“啊!”刚入夜,在书桌前的明楼因为方孟韦的喊声抬起头。




“阿诚,抽筋了?”明楼走过来,看到孟韦的样子心下了然,连忙摸上对方的腿,按摩起来。也许是幼时的经历,方孟韦的孕期反应比其他人来的要晚些,加上总是孕吐的缘故,胃部也经常有些不适应,但因为怀着孩子又不敢乱吃药,只能用食疗等方法缓解。




“胃还难受么?”明楼的气声在方孟韦的耳边响起,腿部的不适缓解后,方孟韦摇摇头,明楼却也能看出来,手也没放开,移到胃部轻轻揉了起来,揉了一会儿,明楼道,我去给你煮点东西,方孟韦这才彻底清醒,瞪大眼睛看着明楼。




“阿香早煮好了,我给热热就行。”明楼连忙解释道,方孟韦这才心安,又缩了回去,由着明楼批了一件外衣下楼煮汤水。




自从方孟韦被检查出怀孕以后,方孟敖发了两封电报,一封痛骂明楼,一封关心弟弟,别说方孟敖,就是方步亭也把明楼喊到家里再三训话,方孟韦结婚一个月就有四个月身孕的事情也传开了,不过绝大多数的人都以为是明楼在Omega发情的时候自发标记的方孟韦,后举行的婚礼,并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与议论。而方明两家的女眷却开始了变着花样的给孟韦煲汤做饭,方家是北派补法,明家是南派,往往一顿饭就端上来好几种汤水饭菜,方孟韦虽说不挑食,可也吃不了那么多,偏两家长辈都盯着看,又不好意思剩下,最后的底子全都进了明楼的肚皮里了,孟韦是个吃不胖的,明楼可就不是了,不过好在明长官这几个月心事多,一番煎熬下来,也没有胖多少。




“阿诚?”明楼端汤回屋的时候不确定方孟韦是否已经休息了,便小声唤道,平日无人时,他都喊方孟韦作阿诚,对方也不计较,明楼见方孟韦微微睁眼,知道对方还醒着,端了汤来,一点点喂给他。




“这都六个月了,怎么光见着长肚子,身上还是那么瘦。”明楼一边喂汤,一边说道。方孟韦上下扫了明楼一眼,欲言又止,明楼也当没在意,开始说起工作来,自孟韦怀孕以后,出去见那些官太太的机会就少了些,但也正因为他怀孕的缘故,反倒是让人放松了警惕,有的没的都爱和他说说,从这些官太太,Omega的口中,他也就更能获取到政府官员的动向。因为他出门的次数减少,明楼倒也经常回来和他说说前方的战况,一来二去,倒像是明楼向他汇报工作一般。




“明天大嫂……带孩子过来。”方孟韦说道,因着将近半年的休养,嗓子已经可以说点长句子了。




明楼点点头,“和大姐说了么?”心里却在腹诽,何孝钰来就可以了,还非要带两个孩子做什么。




“说过了。”




 




果然家里有一个孩子的时候觉不出来,三个孩子就闹翻天了,好在孩子懂事儿,看着方孟韦肚子大大的,有一种敬畏感,不敢靠近,对着明镜,程锦云又不好意思放肆,何孝钰自不必说,方奕方欣在自己母亲面前哪里敢不听话,明台也还好,本就带着一丝孩子气,能和三个孩子完成一团,可明楼……也不知道方家两个孩子信了什么邪,没事儿就给明楼使绊子下药水,虽然是些不入流的小手段,明眼就能看出来,明楼虽没有中套,但也心里烦闷,偏大姐在场,也不能发火。只盼着到了晚上赶紧把方家两个魔头给轰走。




 




“我不要回家,就不走!就不走”方欣在明家大门口,抱住方孟韦的一条腿,何孝钰带着方奕在门口有些尴尬。




“跟妈妈回去,姑爷爷今晚做狮子头给你吃。”何孝钰弯腰安慰道。




“我不要!”方欣仍旧抱着方孟韦的腿,视死如归。




“欣欣听话!”方孟韦不好弯腰,摸不到坐在地上的方欣的头。




方欣一看连方孟韦也这么说,哭声当即止住了,明楼在一旁看在眼里,心里暗道这孩子真是一肚子诡计,变脸跟翻书一样,也不知道随了谁。要知道三个孩子作妖从来都是方欣指挥,方奕出力,明业这孩子打头阵,要说这孩子现在难过是真的,明楼信,但哭成这样子,十有八九倒是装的。




方欣不哭了反倒更招人怜,哽咽的一抽一抽的,眼巴巴的看着方孟韦和明家人,站起来依依不舍的在叔叔腿上蹭来蹭去,头一个忍不住的倒是明镜。




“都是自家人,见外什么?”明镜过去给小姑娘擦眼泪,“欣欣别哭,哭花脸就不漂亮了。”说完直起身,“我做主了,就让欣欣在咱家里住几天。”明镜这话一出,别人倒好,明楼倒扭头看了明镜好几眼。那方欣一听眼睛噌的一亮,又怕欢呼太早事情黄了,只是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的妈妈。明楼感到有些头疼,只能寄希望于何孝钰了,哪想到何孝钰倒也没客气,她看看方孟韦又看看方欣叹气道:“本来也不好意思麻烦大姐,可是方欣这孩子……打小和她叔叔亲,以前在家,五天里倒有三天晚上要缠着跟叔叔睡的,孟韦一走,这孩子可受了些煎熬,天天喊着要叔叔,这脸都瘦了不少,我这也就麻烦大姐了……”




“嗨!有什么麻烦的!”明镜性子本就爽快,一听方欣何孝钰这么一说,心里更是喜欢方欣,一口应了下来,“本来也是我们的不对,害的欣欣和她叔叔分开,今晚就让欣欣和孟韦一起睡。”明楼心里却是咯噔一声。




 




“这是什么字?”




“天空。”




“这个?”




“太阳”




“真聪明,那这个呢?”




“月亮!”




方孟韦拿着识字簿考着方欣,小女孩已经五岁了,方家启蒙早,家里早早的让孩子认了字,何孝钰也会时不时的考一考两个孩子。方孟韦指的字,方欣全都认得出,自然让方孟韦高兴不已。




“欣欣,别老是逗你叔叔说话,你叔叔的嗓子不能老说话。”明楼在一边看着,心里烦闷,嘱咐方欣道。




“不碍事,哪里多说几句就不好了。”方孟韦头也没抬,明楼无言,坐回到沙发上,这几晚他却要在沙发上凑合了,看着方孟韦和方欣在床上说话,明楼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当年在巴黎看过的圣母像与现在的阿诚相比,似乎也不过如此吧。




“这里面有小宝宝么?”方欣的小手摸上方孟韦大大的肚子,已经阳历七月初了,天气渐热,方孟韦穿的也不多。




“是呀。”方孟韦笑笑,“你想要个小妹妹还是小弟弟?”




小姑娘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道:“都要!”




“你呀,可真贪心。”方孟韦被孩子的话逗乐了,低头亲了亲方欣的额头,明楼突然走出卧室,却又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儿,就在台阶上坐下了。




明楼感觉有些气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热的原因,他解开了领口的扣子,却还是不行。




自从知道方孟韦有了孩子以后,明楼心里是高兴的,他认为只要他能好好照顾阿诚,保证孩子能够平安诞生,以后在孩子的调节下,两人的关系自然能恢复正常,而自己当初害的阿诚孩子没有的事情也能获得救赎。可时至今日,看着阿诚对方欣的那般宠溺,他才突然领悟,如果那个孩子还在,阿诚或许今日会搂着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在一起,而不是仅仅抱着一个侄女聊以慰藉,救赎从来就不存在过,孩子没了,谁也没法救赎谁。自从上海明诚被76号带走之后,明楼的心就一直堵着,几年来就没有舒缓过,等到了北平一切真相大白,那股闷气更是愈加浓厚,时至今日,明楼才在没人的时候浮现于表面,他的手撑着额头,如果自己都这个样子,那阿诚呢?受过的苦,遭过的罪,失去的孩子,阿诚能够怪谁,他谁也没怪过,明诚是温柔的人,对他人从不曾有一丝的苛责,就是这么一个永远表现温柔的人,内心的苦痛到底又有多少,一想到阿诚,明楼的心口又生出一股钝痛来。




“哟,大哥你学阿诚哥呢?”明台从屋里出来,正好看到明楼坐在楼梯口。




“阿诚?”明台一贯是喊孟韦,今日却喊了阿诚,明楼突然疑心。




“就你坑我那次。”明台看明楼没明白,“袭击明楼座驾!也是,你坑我的多了。”




“那次怎么了?”明楼不解。




“就执行任务前一天晚上,阿诚哥担心我提前完成任务,在咱家楼梯口,你的门前,守了一夜。”




……




明楼没言语,明台也没在意,“我也是凌晨三四点推开门才看到的,他也是,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明台仍拉着明楼说话,明楼却听不进去了,直至明台回去,明楼也还没缓过劲。在自己门外守了一夜,第二天上演中枪的好戏,而受伤当晚……受伤当晚被自己的长官标记了。对一个经过训练的特工而言,这真的不算什么,但是明楼心中的那股钝痛突然化作了一柄利刃狠狠的扎在了心口,拔不出来。当晚,他也不知道怎么回去的,只是浑浑噩噩的在沙发上躺下,彻夜未眠。




 




“你已经好几天没休息了。”方欣回家后,方孟韦对明楼关心道,“是不是沙发睡的不好,反正今天也不上班,现在回床上休息休息吧。”




明楼满眼血丝,疲惫却没有困意,他看着方孟韦,突然开口道:“阿诚,你就不能再喊我一声大哥么?”




方孟韦愕然,以前在上海他确实是喊明楼大哥的,但自从再次回到明家,他对外对内喊明楼都作先生了,他不知明楼为何提起这事,却又有些不知所措,无言了一会儿,还是出口道:“先生……”




明楼苦笑,那手亦学方欣一样,摸上了方孟韦的肚皮,“就当我糊涂了,这几天欣欣那孩子没吵着你吧。”正说着,突然手底下却是一动。




明楼愣了,方孟韦也抬头去看他,明楼这下明白了,是方孟韦肚子里的孩子在动,明楼还没笑,眼眶子却润了,也不知道是许久没合眼折腾的,还是心有所动,倒是方孟韦看不下去了,“快回去休息。”明楼再摩挲了几次,那孩子有一搭无一搭的,在方孟韦的肚子里回应了一次两次,估计也是倦了,没再搭理明楼,明楼这才听了孟韦的话,由着他拉回卧室,回床休息,看着休息的明楼,方孟韦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两眼看着明楼,心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评论

热度(498)